咖啡人物

当前位置/ 首页/ 学院/咖啡人物/ 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院 > 咖啡人物 > 叶萍:把咖啡种出“远山树林味道”的致富带头人

叶萍:把咖啡种出“远山树林味道”的致富带头人

    今年10月,电影《一点就到家》的热映,让以普洱咖啡为代表的云南咖啡走进大众视野,让大家都知道了电影里有“远山树林味道”的顶级咖啡产自云南、产自普洱。每年咖啡成熟投产的季节,雀巢、星巴克这些世界咖啡巨头都会分走普洱咖啡一半的产量,甚至在普洱建立了他们的咖啡基地。

    而像电影里有一个“咖啡梦”的男主角一样,靠种咖啡帮助村民摆脱贫困、过上好日子的致富故事,也在普洱这片土地上接连上演。

    继获得2018年第三届云南咖啡生豆大赛暨第六届普洱咖啡生豆大赛冠军后,在2020年第五届云南咖啡生豆大赛暨第八届普洱咖啡生豆大赛上,孟连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县咖农叶萍和她的咖啡豆以非水洗组84.2621的高分再一次获得了冠军。

叶萍:把咖啡种出“远山树林味道”的致富带头人

    她把这一切归功于孟连县天赐的资源环境、咖农们的信赖和丈夫的支持。

    叶萍是一位土生土长的佤族妇女,同时也是孟连县富岩镇芒冒村孟连天宇咖啡农民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在种咖啡之前,她还做过代课老师,种过甘蔗、茶叶。

    2010年初,在当地政府的大力推动下,叶萍和丈夫了解到芒冒村海拔高,常年日照充足、雨量充沛、昼夜温差大、土壤肥沃,不仅是种植茶叶的好地方,还是一个理想的咖啡种植之地,这里种出的咖啡能够自然形成高原咖啡特有的“优质果酸味”。于是,经过四处考察和询问农业科技方面的专家,夫妻俩决定引种咖啡,并以儿子的名字为名成立孟连天宇咖啡农民专业合作社。

    叶萍种植的咖啡质量好,除了孟连县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还在于她一直以来对如何种出好咖啡这门学问的钻研和学习。

    第一年,叶萍种植了500亩咖啡,然而,好景不长。2013年末,正当咖啡即将投产之际,孟连县遭遇了多年不遇的霜冻灾害,合作社一半以上的咖啡树遭受严重损伤,濒临死亡??吹酵艿剿吃趾Φ牟枋髦皇嵌成艘徊糠?,剪掉冻伤的枝条,就可以继续生长,而咖啡树却冻死冻残,损失巨大。许多咖农认为种咖啡没有发展前途,要把咖啡树砍了重新把茶树种上。

    为此,叶萍夫妻俩挨家挨户做咖农的思想工作,告诉他们孟连的霜冻灾害极少,而且在咖啡地里种植遮荫树后,咖啡树的抗霜冻能力也会明显提高。在多方请教各地专家,询问挽救的办法后,叶萍用锯杆的方法,挽救了许多濒死的咖啡树,这个难关算是渡过了。

    “以前只知道我们这里是种植咖啡的好地方,但没想到种出的咖啡会这么好,还能拿到全省第一,真是太不可思议了。”2017年,富岩镇芒冒村班安村民小组的孟连班安咖啡加工厂获得第二届云南咖啡生豆大赛暨第五届普洱咖啡生豆大赛冠军后,给叶萍带来很大的震撼和冲击,她有了新的发展方向。

    在这之前,叶萍的合作社一直以生产商业豆为主,没有自主定价权,价格只能跟着国际市场走,咖农们虽说有收入,但收入并不高。如果走精品咖啡豆的路线,价格至少是商业豆的十几倍。

    为此,叶萍开始留意关于精品咖啡的信息,多次自费报名参加精品咖啡知识培训班,还经常和“圈子里”的朋友聊精品咖啡的话题,并严格按照精品咖啡的生产要求去管理咖农和咖啡树。2017年12月,叶萍收到了云南国际咖啡交易中心关于参加第三届云南咖啡生豆大赛暨第六届普洱咖啡生豆大赛的邀请,便报名参加,没想到一举成名,成为了冠军,还获得一张由主办方提供的前往美国西雅图参加2018年美国精品咖啡博览会的机票。

    从咖啡种植的“业余水平”到标准化、规范化种植和信息化建档,从卖鲜果到自己成熟掌握水洗、日晒等加工方式,如今的孟连天宇咖啡农民专业合作社在叶萍的带领下,成为孟连高品质咖啡的代表之一,咖啡种植规模也由刚开始的500亩发展到现在的1800亩,通过“合作社+基地+农户”的模式,有效带动了周边6个村民小组156户624人种植咖啡,为咖农增收100多万元。同时,建立了稳定的销售渠道,对进一步开拓市场起到了积极带动作用。

    目前,孟连天宇咖啡农民专业合作社种出的冠军豆每公斤最高已卖到了138元的价格,且供不应求,一般精品日晒豆价格也可卖到每公斤30元至68元。随着电影《一点就到家》的热映,合作社新产季的咖啡豆也被抢订一空,而且价格优势明显。(来源:普洱日报融媒记者 李超 文/图 编辑:夏梦杰)

标签: 叶萍 咖啡 远山树林味道
咖啡商城上线
? 欧洲杯足球外围,欧洲杯博彩,欧洲杯买球网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